種藥材的同學,曾是我同桌。他之前是建筑工人,干了很多年,年年遠走他鄉去掙錢,他爸腦血栓以后,他為了照顧老人,決定在家里種地。

開始,他不知道種什么好,后來決定種藥材,具體包了多少畝地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去年掙了一百多萬。

另一個同學的情況我比較了解,因為他種的東西能吃,我沒事了,就開車去他地里吃草莓。

冬天吃他暖棚里的,春天吃他冷棚的,夏天吃他陸地的。他專門有一塊小陸地的,因為我比較喜歡吃酸甜的,他妹妹也喜歡吃酸甜的,所以為我倆預留了一塊酸甜草莓地。

過年我們同學聚餐,那個種藥材的沒來,聽說他爸住院了,吃完飯,我們十幾個同學浩浩蕩蕩的開著車,都去醫院看他爸。

我有兩年不見種藥材的同學了,雖說掙了一百萬,可這大太陽把他給曬得,真成黑人了。

我說我也回家種地,他說我弱不禁風,吃不了這苦,我說可別小瞧我,我可有勁兒了。

我說等我退休以后,真回村里種地,就種藥材,就拜他為師。

他說,天天在地里,沒個閑工夫,吃飯都是狼吞虎咽的,每天與土打交道,說我去地里一禮拜,絕對變成土不啦嘰的村婦。

我說沒事,只要掙錢,可以接受。

我去地里看了看他種的藥材,一個都不認識,都用地膜覆蓋著。他說從澆水到施肥,到收貨,都得雇人,一個工人干八個小時給一百塊錢。

草莓也是,天天早上三四點采摘,給工人也是八個小時一百塊錢。所以人工費是一筆很大的開支。

種草莓的同學說,后悔當初沒選擇種藥材,誰知道這兩年藥材行情這么好呢

我一個朋友倒騰酸棗仁,這東西治療失眠的,他去年收購了好幾千斤 ,全部壓著未出,聽說酸棗仁的價格仍在飆升。

看來,種地也是一門學問,種對了發財,種錯了,白辛苦。

我老家也有一畝三分地,退休以后,實在不行也回家種地去。

看了我同學種的藥材,我覺得種地也大有學問,種地也會前程似錦。

(圖片來源網絡侵刪)